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Edy | 11th May 2011 | 一般 | (10 Reads)
悲傷的記憶,藏在心底,如果無法忘記,就會氧化成酸,悄無聲息地把我們自己腐蝕;幸福的記憶,同樣藏在心底,即使​​天天記起也不過是反复的追憶。如果給我們幸福記憶的人還在身邊,能夠做到的最大的限度也只是,我們一天又一天,把幸福重複。
可是,想想我們的青春,我們的生命,是如何被偷走的。偷走它的竟不是時間。那些與我們有過口舌的人,那些我們深深愛過的人,那些我們奮不顧身的事業才是導致我們不再年輕的元兇。夜晚,想起高中時候一名不幸去世並不熟悉的女生,莫名地難過。我們生命中早逝的人都是那樣的無情和決絕。他們的離去,把我們有意或無意投注在他們身上的生命一併帶走了,在你心上留下一塊永遠無法彌補的缺失。時間是有的,只是讓你追討回生命的人已經不在了。令人難過的是,缺失永遠在發生。當我們老了,還能聽到關於朋友的消息或許就是陸續傳來的朋友的死訊。我們就是這樣逐漸被掏空。掏空之後,當我們萎縮和空空蕩蕩的身體再也耐不住冬夜的狂風,也就化作了風中的沉寂,化作在朋友耳畔的又一句死訊。
生命還是要且行且珍惜,趁著我們還沒到老去的日子。
我至今仍然生活在一個充滿謊言的世界裡。別人對我撒下的謊言,我對自己撒下的謊言。謊言餵養大的孩子,誰不是?只是總有一個黑夜,黑到看不清自己,聽不清自己的呼吸了,我們才開始恐慌,開始懷疑,懷疑別人對我們說過的話語,在我們腦中留下的記憶有多少屬於真實。
我的記憶,我寧願它們全部都是真實。只是無論痛苦或者幸福,都無法再在手中握住。記憶是穿過手心的陽光,即使還有溫暖,只是陽光已經摔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來。那些曾經相識相愛的人,漸漸變得遙遠,遠成遠方的風,遠成記憶。偶爾還會傳來幾個熟人的消息,更多時候連消息也沒有。記憶只能追憶,不管你願不願意。
那面牆壁,看了整晚,也就白了,卻白得那麼慘淡,像一塊哽在喉嚨的鹽,總是無法舒坦。再黑的夜晚,走過一夜,第二天也能聽見鳥兒啁啾,望見清晨的太陽。追隨陽光,行走一天,卻不見得能夠找到幸福的方向。一天,也就這樣,希望隨著陽光在地平線下漸漸昏暗。
關於希望,我從此不再願意提起。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又何必在乎它能否成為我床頭的燈,把我的黑夜點亮。我反倒不太願意我的黑夜被點亮。除了我的名字和身體,黑夜是我能夠觸摸得到的為數不多的東西。 “黑夜一無所有,為何給我安慰”。如果安慰代表希望,我就要在夜晚將它死死抱住,像抱住曾經那麼多我自以為是的妻子。
黑夜怎可能是希望,它只不過是一個看不清自己的謊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