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Edy | 14th May 2011 | 一般 | (6 Reads)

親愛的戰友,我的好兄弟,不管時空怎麼瞬變,你卻永遠定居在我的胸膛裡,從來就沒有動遷過。朋友聚會,這一杯酒是你的,陳釀多年的戰友情,是不用金錢來發酵,有我的,就有你的,你如是在身旁。你陪我去歌廳吧,我要盡情地歌唱——《懷念戰友》,因為積澱已久的心緒,已然膨脹成千萬個分子團,不能不釋放。

屏外,有一位友人,珠淚婆舞,嗚咽肩顫,聽我講完你的故事,字裡行間浸濕著悲壯,我告訴了她我為什麼叫“冰山”,是因為那場大水讓我失去了親愛的戰友,而心中凝固起一座巍巍的大山,她,悄然地記下了你,一個平凡而震憾的名字——孫國山。

時間不歇腳地走過二十幾年,該改變的已經完全改變,記憶的腳印在生命的心路上留下深深淺淺的履痕,回頭望去,有一段路,我們曾經用青春無怨無悔地執著地丈量。當森林般地綠色披在我們的身上,同時,也把祖國和人民的利益披在了我們的身上,我們就是共和國的衛士、共和國的脊梁。

一次次隔世揮手,一次次夢中呢喃。

戰友們震耳發聵地呼喚你,淚水伴著雨水,血水夾雜著泥水,手扒峽谷的崖邊,聲嘶力竭地怒斥著洪水猛獸,卻怎麼也喚不回你俊朗的身影。你知道嗎?戰友們眼裡瓢潑出的淚水沖涮著軍營一茬又一茬的心地,那些你救助的站在湍急洪水漫過屋頂上的少年們,現在是人到中年的對他們的孩子講你救助他們的過程,還有那些曾經的中年現在白髮蒼蒼,如何也不能忘記你軍帽上的紅五星是燃起他們求生的慾望……你猝然離去,戰友們撕心裂膽,寸斷肝腸,又豈是幾個黃昏可以消受?這樣的傷痛隨著鬍鬚的加重而更加的沉痛,你不在,天缺一角!

收拾你的遺物,我們從高中到軍校的往來書信,你整齊地放在抽屜裡,案頭,因為軍令緊急而沒有寫完的家書中,知道你每月微薄的工資還要寄回家去給父母補用,那套洗得發白的舊軍裝是小妹的期盼,年底,你回家探親時,要和相愛兩年的姑娘結婚,要初嘗人世快樂與甜蜜了,然而這些,你都沒有來得及做,帶著永遠不能補救的遺憾猝然離去,你的離去,父母,青絲一夜染霜,胸膛一夜淘空,剩下鹹澀的眼神,還在乾巴巴地張望、、、

二十幾年前,你走的太匆忙,那年,你僅僅二十六歲,青蔥歲月,是挺拔的青松迎著早晨第一縷陽光的​​時候,玉樹臨風。這個年齡,可以寫就成未來的將軍,可以寫就成未來的董事長,可以寫就成軍旅作家,可以寫就成子孫滿堂,你可以寫就一切可以寫就的夢想,然而,你和傘兵戰友們在那次張家口以北那個地段的水災救援中,飛天而降,幾個晝夜的鏖戰,陰冷的天氣肆虐著飢寒的軍人,使得筋疲力盡的你們挑戰著生命的極限,你,累極了,沉重的雙腳在雨水浸泡多日的峽谷裡失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