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Edy | 21st May 2011 | 一般 | (12 Reads)
睛天的風景自然與陰天、雨天不同;白天與黑夜就更不一樣了。秋之夜晚,在野外蟋蟀鳴叫聲的陪伴下,我常常熄滅燈光,獨自欣賞、品味著寫在夜色裡的窗外美景。
雖然港灣籠罩在漆黑的夜幕裡,群山已失色——只留下了山巒模模糊糊的輪廓;但天空的美麗便足夠讓我欣賞一番了。瞧,天上的星星隨著浮雲若隱若現,看著,想著……忽然間,我對她笑,她便會流露出微笑;我向她眨眼,她也會向我眨眼。還有月亮,月亮的到訪總會在我的床前撒下一塊清涼的光輝,當我這樣暢想時,往往也排解了積壓心頭的寂寞。當我靜靜地望著停留在窗外的那輪月亮臉龐時,我看到了月亮裡桂花樹的影子,那嫦娥和吳剛的故事,便會在我的腦海裡閃現;那句“寂寞嫦娥舒廣袖,吳剛捧出桂花酒”的詩詞便在我心裡念誦起來……
因為窗扇朝外的緣故,當我隔著案幾靜靜地坐於窗前眺望遠方時,如同置身於電視機旁看電視,那“屏幕”上所呈現出來的動感畫面,彷如是時間老人的傑作——她會時不時地搬動著新鮮的景物匆忙地走進窗外——在那個凝固的空間裡揮舞著畫筆……帶給我奇思、帶給我幻想。
流連在這幅畫卷裡,我時時都在捕捉那些即時撲入眼簾的景物。看,海風呼啦啦地刮來,打在窗台上,還不停地搖晃著窗扇,讓我感覺到秋天裡的蕭瑟。當金黃色的陽光潑灑到重重疊疊的群山里時,那山中的森林就顯得更加青春燦爛了,於是乎我又感覺到了生命離不開陽光。當海面上船隻和不斷擴散開去的波浪漫過眼睛,並與震盪耳際的陣陣濤聲一起匯聚到心房時,便激發了我對世間萬物“存在”意義上的深層次思考……如此,我又感悟到孕育生命的東西不僅僅只有陽光,而且還有大自然的律動在推波助瀾著。當天空的浮雲慢慢移出窗口,出現一片湛藍的天空投影在海面上時,我又倍感大地的美麗需要藍天作襯托。當飛鳥從窗前“啁啾”閃過或大雁排成一字或人字陣整齊地翩翩而至時,當末班車穿行於逶迤街道之間並瞬間消失時,我在窗前所見到的風景除了豐富多彩之外,還有幾多美好的遐想。
有月的夜晚,靜靜地坐在窗前,景色撥動心弦……
除了用窗戶通風、採光外,我還用敞開的窗戶看風景。 ——透過窗子所看到的東西往往相當精彩。儘管,窗外的景色只有窗口那麼大;但是,對於我來說,即使視覺所覆蓋的空間十分地有限和狹窄,只要有山、有水、有藍天白雲做鋪墊的景緻,就已經很滿足了。
在我的直覺中,白天窗外的“世界”就如同一幅美麗而動感的畫面:那些飄逸在藍天上的朵朵浮雲,那些顯露於層層疊疊山巒裡的青蔥翠綠,那些從港灣里泛起的道道漣漪……都能愉悅著我的心情、放飛我的心靈。
坐於窗前,我無法閉上眼睛拒絕窗外的風景,也無法拒絕風景帶給我心靈上的某種感觸。當我打開窗戶,送來幾米陽光的時候,我的心情也隨之陽光起來;當我打開窗戶,將滿滿的清風迎進窗口,並舒爽地吸進我的心房時,那些瀰漫於體內的渾濁氣團便好像從我心房裡那扇開啟的窗子驅散出去,沁人心脾的感覺就隨之通透全身了;當我打開窗戶,接受方方正正而又有立體感的風景時,我時常陶醉其中而不能自拔,幻想自己變成了一名畫家揮毫潑墨著,把這幅美麗而動感的風景畫卷完完全全地描摹到我心房的那面牆上,色彩比實景還鮮豔……
我常常在明朗的睛天裡,沏上一杯熱茶,然後背靠椅子,獨自享用眼前給我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