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Edy | 23rd May 2011 | 一般 | (9 Reads)
有時,感覺,愛情,只是一株幸運的偶然草。看遍了春花秋月不同的風景,聽盡了風霜雨雪混合的交響,卻依然任靈魂飛遊四方,追尋有我愛棲居的殿堂。碧海青天無限路,更知何日重逢君,只是用期盼、用希冀、用憧憬,勾勒出屬於自己的一簾幽夢。柔情似水,佳期如夢,當如秦觀,“夜月一簾幽夢,春風十里柔情”,任思緒如細碎的紅花般在暖暖的春風中緩緩飄落,期盼,溫暖,灑滿了杯盞,灑滿了竹椅,或許早已灑入那溫柔的一簾幽夢中。今夜,我有一簾幽夢,不知與誰能共,也許,每個女孩心底都有一個夢,一個dreamslink的夢,想去追尋夢中的普羅旺斯,看那紫色的薰衣草澎湃成一片張揚的海,想把自己的心事串成一面珠簾,在自己的世界中,安靜地做著屬於自己的夢;也許,每個女孩心底都會有一個秘密,都會為自己的秘密著迷,幸福,或者痛苦,無論怎樣,都一樣珍貴,只等一縷陽光開啟我的心扉,任他抽芽成穗……
於是,落花流水聲中,最愛天邊的彩虹。無論人生如夢?或者夢似人生?都該相信,有一種永恆寓於生命之中。流水華年,無法流逝是永遠的記憶;漂泊聚散,心海相守的是彼此的誓言。縱然懷疑人生,懷疑命運,也不該懷疑月下的相逢。其實,生命無論怎樣行走,都只是一個短暫的孤獨的旅程。但,惟其如此,人才苦苦尋覓另一半靈肉相依的身影,然後,一段似流雲飄飄,飛鳥逍遙,一同如火光閃耀,泉水舞蹈。這是生命的一種圓滿,亦是生命的一種創造。生命的篇章,愛情的故事,一遍又一遍的詠唱。然而,愛情是一個不輕易被人理解的詩章,甚至有許多章節已經對許多人悄然合上。但是,這又有何妨?只要是星還閃著,月還亮著,就不會停止默想中的歌唱……
時光悄悄地照在心扉上,能看見微塵動氣,靜靜地端坐在陽光裡,期待著一個古典的浪漫約會。夕陽西下,波光粼粼的河水鋪滿濃郁的綠影,落英繽紛的小橋上,徘徊,等待,那念想在黃昏的顏色中輕輕地飄著,一直到很遠很遠……而後,任你拉起我的手,輕輕地握著,此刻,花兒在一旁緘默,不說話。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從來不大相信會有地老天荒的不老的愛情,但並不代表不期待,就那麼相擁相依,平平淡淡地在歲月中老去,畢竟,無論是誰都必須為自己的心活著,無論是誰都不可避免地會被真情感動,傻傻地確信,這些都是真的。
之所以喜歡古典的純美,可能就是喜歡那種類似於回憶的嗜好,之所以沉醉古典的愛情,可能是沉醉於那種純自然的溫暖與感動。時光撫過臉頰,涼涼的,等待的時候,心,暖暖的,被等待的時候,心,亦暖暖的,因為,有了彼此,就有了希冀。因此,等待是寂寞的,也是幸福的,只要懂得,只要擁有足夠的耐心來等待那山長水遠的愛。寂寞的屋簷下,依然飄揚著風鈴寂寞的聲音,月光般灑在每一個角落,也灑在我溫情繾綣的心上。漸漸,我在風鈴的清音裡睡著了,做了一個配得上春天的夢,此情誰見,春夢了無痕,輕輕訴道,你若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
今夜,月下默想,攜著心靈遨遊,依舊,從容,粲然。微微笑,這份寧謐也成為了生命本身的一種給予。擁月默想,這又何嘗不是另一種莫大的幸福呢?抬頭,恍然看見,月亮正對著自己寂寂地微笑呢,是吧,你懂了……
在一個風雨消歇的晚上,月光,潮濕,溫柔。靜靜地漫步月下,向著遠方,凝望,一如凝望自己的心。靜靜地,聆聽著月亮淺淺的低吟,欣賞著清風低低地飄逸;靜靜地看著自己的影子,那或許有或許無的印象悄然浮現,心情悄然地滴出一串串靜謐,漫漫地舒展……
曾經,我在月下醉倒過,只是小醉,還能做夢。任暖暖的風灌滿衣袖,可以聞見風中熟悉的香味,細細的,若有若無的一縷浮動。似雲煙,繚繞不斷,似紅茶,喝過後嘴裡仍有淡淡的餘香。稍稍碰觸那擦肩而過的時光,總能於此,感受到一種浸溺的零碎的記憶的芬芳。淡然回望,夕陽正紅,漂泊的音符找到了線譜的舒格,只留下一婉清麗致遠的憧憬夢魂……
不知道為什麼,也不知從什麼時候起,腦子裡總是充斥著各種離奇雜亂的想法。想像著春天蝸居在我的小苑,渾身濕漉漉的,長滿了只屬於秋的苔蘚,在​​潮濕的雨天,靜靜地向我訴說著一個美麗而傷心的故事,然後,就是無知無望的等待,等待,下一個春天。穿梭在枯榮之間緩緩行走,只見楊柳依依,殘存著些許柳絮飄落的溫柔,腦中閃過一句,柳是春天風中綠色的微笑,恍惚間,那陌楊柳彷彿朝我盈盈走來,細細地微笑。感覺,美麗總是這樣悄悄,像夢般好。
有時候,笑自己痴,笑自己傻。有時候,習慣傻傻地望著窗外,希望有隻潔白的蝴蝶落在我的窗前,攜著一枚火紅的心,翩翩,又翩翩……總是很迷信偶然,迷信邂逅不期而遇,迷信在一個特殊的地點,特殊的時間,以一種特殊的方式相遇,彼時,為君斜酒勸斜陽,且向花間留晚照,只是,緬懷的只是心中殘留的一片幻想。就這麼不經意地活著,無所謂地微微一笑,頓時,花瓣如雪,紛紛飄零,那種華美雅緻的感覺,卻讓人不由自主地淪陷,心甘情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