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Edy | 22nd Jan 2014 | 一般 | (8 Reads)

 

日子一天一天的迴圈重複,唯有的一點新意和激情也被平淡的流年消磨在無邊的空白裡。太陽日復一日的東升西落,月亮還是又圓又缺,而我呢一沉不變,沒有了思想,沒有了靈魂,麻木的簡單的呼吸著,唯一的肉體也將隨著風雨的洗禮而消亡。

 

夜,冷冷的,我一個人漫無目的的走著,孤單對抗前面路的兇險,我不怕,因為怕也沒有用,沒有人可以和你一起走這不被世俗接受的路。路在腳下,心在何方,我不知,迷茫的眼看不清,看不清的是你的心。

 

於是,我把自己的心冰封,冰封的心沒有了世俗的干擾,簡單而單一的活著,可你的到來,融化了冰,讓心蠢蠢欲動,我努力的克制,假裝不在乎,我可以騙了你,騙了全世界,卻騙不了自己的心,我捫心自問,你敢愛嗎?不敢,肉體的痛苦我可以承受,可心的折磨我承受不起。精神的萎靡,思想的消極,讓我對任何事和人失去了興趣,沒有思維,沒有想法,像個行屍走肉一樣動著。這樣美好的年華,我卻如此的虛度 。

 

我的愛人,你在哪裡?如果一切都是命,為什麼要讓你出現,難道你的出現就是為了來折磨我嗎?難道愛就這麼容易枯萎嗎?也許那就不是愛,只是戲言。可悲,可憐,可笑。不要用我的愛來懲罰我,不要用你的冷漠來折磨我,不要用你的殘忍來傷害我,因為我已傷痕累累,淚眼汪汪。你是石頭嗎?你是冰山嗎?如果是。怎麼樣才能把你融化,把你感動,我知道愛不是感動,感動了一時,感動不了一世。

 

既然這樣,我不會委屈的祈求,我有我高貴的自尊,不完美的人生早已風乾了我的淚痕,就算跌倒了,我也要跪著笑。不允許任何人踐踏我的靈魂。

 

一個人的世界少了什麼 秋天又是一片新天地! 一句“收復舊河山,朝天闕。”使我久久置身於那邊疆 網友,你認為嗎? 以無尚的厚重報答母恩 夜依然美麗 デンマークと言えば 三階に到着する 時間不會等你 存在在這座城市的腦海裡

Edy | 17th Jan 2014 | 一般 | (4 Reads)

 

鳥兒涓涓語,對面呼聲停,知道你心事,讓路緊蛇行。

靜靜地躲在雲霧裡尋覓著一個影子,那個影子的生命是為了一曲歌謠的延續而來,是為了另一個生命的期盼和昇華而來,是為了一個默契的旋律的成熟而來,是為了一次特別的旅行而來,是為了一組組新鮮的詞彙的意義而來,天地間為了給這個影子製作一份特殊的蛋糕,懸念了多年的遇見與巧合,我想我是這個影子的蛋糕。

爬出第一步,萬步在後面,回頭望一望,一步在眼前。

影子,祝福你生日快樂,所有的幻覺結束在淩晨陽光浮現之前,所有的夢悄悄地散盡在憂鬱的邊緣,祝福影子的在遇見的腳步中定下心神和移動的心夢,在我的山坡中的平地上靜靜地呼吸,靜靜地平安地伴隨著一抹抹的微笑燦爛在我的身邊,一個人行走永遠脫離不掉的是影子,我的影子喚著我的名字,我的名字融化在影子的體內,形成滿滿的濤聲,蒸騰成綿綿的濤聲。

踏步向前看,一步天外天,這邊靈氣多,雲霄彩霞滿。

窗外的陽光漸漸地升起。影子漸漸地清晰,我在清晨的陽光裡溫暖著身體,靜靜地守著影子在光線中今天的生成,生成的那麼執著,生成的那麼自然而然的屬於我的興奮,來的不早不晚,來在我生命即將枯竭的末端,是這一日的生成緩解了我生命的枯竭與無力的爭紮,影子潤著我的生命微笑著。

此一步聚合,兩邊天下樂,笑從心升起,一靜天地開。

忽然,我的文字少了組合的靈氣,少了微妙的排比,少了空夢的虛浮,少了千變萬化的情緒,成了一句句是在的風景的讀白,就像陽光透過樓角散落在我的鍵盤上放著纏綿柔情的芒清洗著無數的空夢而為此夢的生成才溫暖起來,我微笑地聽著喜鵲在窗外的叫聲,那歡愉的濤聲和心中的震顫緩緩此起彼伏在思緒裡靈動。

松壽濤聲烈,耳底似海潮,遠望無水面,皆是樹葉鳴。

輕輕地,靜靜地好嗎!

安安穩穩地,悄悄無聲地好嗎!

就像那段平靜日子裡陽光羞澀在森林和頂端,就像峰頂的微笑,就像彎彎的小路上的私語,就像月下輕輕地親昵,就像腳和地面親吻的那樣急切而長久,就像每一次熱熱的滑過心中的響笛,就像一對瞳孔漸漸地放大一個世界,世界將一對瞳孔漸漸地放大一個心靈的空間的奇跡,就像這樣的朝朝暮暮,朝朝暮暮。

風剝離歲月,風催促著年華,風收攏著音容笑貌,風將要含著無數個幸福的影子。

枝條欲過峰,新芽向上挺,一節一節拔,正在旅途中。

 

芸芸眾生,孰不愛生? 全てに必ず こころに響く言葉 為蒼涼的心靈散落一片溫柔! 還有什麼可以給你了呢? 這個冬天的暖意和你的微笑有關 一次跪拜陽光的過程 ?想念一個人卻無力訴說 自治会では毎年 そんなとき

Edy | 9th Jan 2014 | 一般 | (20 Reads)


關於父親的身世,我只是從母親和伯父以及村子裏長輩們那裏,零零散散地聽到了一些。解放前,他得益於祖父的恩寵在私塾裏讀了幾個“麥黃學”,但他又被祖父在保長派壯丁是拉伯父還是他時,決定讓他去當了兩年的偽兵,以致於比旁人多背了一副沉重的枷鎖。他一輩子最輝煌的莫過於當過區上的財糧幹事和小學校長。

在我的印象中,父親一直穿一件黑色或灰色的中山裝,冬天的時候常常喜歡戴一頂呢絨帽。左下巴上濃密的鬍子裏面長著一顆很顯眼的黑痣。

打我記事起,父親一直在臨近的小學校裏教書。在本村裏的小學裏也教過,而且還給我代過語文課。他在家裏的時間很有限,只有放星期天或寒暑假才在家裏呆一些時間。每每這時,他總是忙前忙後的做家務、摸菜園。父親是個不善言談的人,見了鄉鄰只是和藹地打個招呼便罷。所以,跟我們的交流更是極其有限的。

父親對我的影響是深刻的。不僅是我的血液裏流淌著他的精神氣質,而且他正直善良、睿智豁達的秉性對我的成長起到了潛移默化的作用。

我的童年正值“全國上下一片紅”的年代。混沌未開的我並未感受到當時的激情與熱烈。記得那是寒冬裏一個令人困倦的黃昏,我依偎在母親的懷裏,聽母親時不時的在念叨著:你叔(不知為什麼我們從小到大一直稱父親叫叔)恐怕又在學校裏挨鬥吧……那年,我只有六歲。我迷蒙地睜大了雙眼盯著母親,不知道挨鬥是怎麼回事兒,只知道默默地聽母親唉聲歎氣,讀她那滿臉愁雲。

我也說不清楚從什麼時候起,變得憂鬱起來,變得孤獨起來。這與父親的際遇有很大關系。因為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我享受著黑五類子女的“待遇”,在村裏、在學校裏都遭受歧視和孤立,看夠了別人的白眼。女人50歲退休,在家就是做飯 我從來沒有收到過男人送的玫瑰花 我只是不想被忽略 雪是多情的,不是嗎? その作者が 醉意闌珊之後的一切空無 若愛玫瑰,最好與愛情無關 風拂過,牽動著書角 這一年的時間裡,我依然無法完全了解你 まるで別人のようだね

Edy | 2nd Jan 2014 | 一般 | (7 Reads)

 

花開花落,無聲無息,這是一種選擇,也是一種態度。生命本是無聲地來亦無聲地去。芸芸眾生中,無論你是壯觀嬌豔的牡丹,抑或清淡雅靜的幽蘭,無論你是淩霜傲雪的紅梅,抑或柔波碧水的青蓮,只要執著著一份綠意,只要夢裡繽紛著開花的美麗,你都可以說:我曾來過……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人生,若能活成一朵鮮花的生動,活成一幅水墨畫的意境,無論名貴抑或普通,那麼即使零落成塵輾作泥,美,亦定格於瞬間;馨香,亦留在了紙上。

 

脆弱的身軀在陽光裡向上,你聽見樹的歎息並不停止生長的腳步,仰視和依附只會讓你放棄思考,挺立的筋脈拒絕樹的蔭庇。你明確自己所要做的只需向上,努力,向著陽光呼吸,在風中舒展枝葉,在雨裡洗滌塵埃,洗出新綠。然後,趕在花期裡適時地開放,開出五顏六色,一展生命的圖騰。

 

有人喜歡你,欣賞你,有人無視你,全然忽略你的存在。拜訪你的人可能成群結隊絡繹不絕,也可能寥寥無幾,無人問津,這又有什麼關係呢?生命原本不是招搖不是賣弄,

 

你來了,你努力了,你是你自己,裝扮了季節,季節也因之賦予你色彩。在屬於自己的位置上,站成內心的一道風景,不以他人的意志為轉移,這本身就是一種淡定一種坦然,蒼茫之中,更有一分超然獨立的姿態和個性。燈火闌珊處,你執著著追尋的秘密;萬籟俱寂時,你的眼睛凝視著遠方……

 

空虛的人終日惶惑,心神不寧,無有方向。喧囂戲鬧也只會盛極一時,粉墨登場曲終人散的背後,是說不盡的淒清惆悵……

 

只有腳踏實地,平平淡淡從從容容才是真。無論道路平坦還是崎嶇,你總是一往情深,邁向生活。知足守靜自有一份安寧和快樂。

 

花開花落,無聲無息,那些嫺靜美麗寫入一世的風景,這些清瓣段落收作一生的珍藏。

 

In sight Cowboys sign possible Bowen replacement Stosur, Seppi advance to Kremlin Cup semis Ernie Els back in contention at Macau Fresh Ginger Syrup Nadal withdraws from Swiss ATP event Puyol back in Barcelona squad Do you have some trouble in the KAL within 30 levels? 最もふさわしい位置 Into your 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