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Edy | 22nd Nov 2010 | 一般 | (82 Reads)
我有位同事是杭州市的愛心慈善大使,十多年前,他認識了一位盲女孩,女孩的父母都是盲人,家庭生活十分拮據。
  盲女孩表現出來的強烈的上進心打動了我的同事,他作了報道,助女孩上了盲童學校,女孩畢業後,他又繼續關注,使女孩成為一名能夠自食其力的按摩醫師。
  我就是在按摩診所裡看到她的,我記得那天她穿了條紅色的連衣裙,是一種罕見的紅色。
  她愛說愛笑,那天診所裡人很多。有人說她的裙子漂亮,她便讓大家猜她的裙子的顏色。
  玫紅?桃紅?朱紅?橘紅?絳紅?粉紅?血紅?醬紅?紫紅?霞紅?猩紅?霽紅?石榴紅?海棠紅?薔薇紅?胭脂紅?寶石紅?……
  大家饒有興趣地猜著,幾乎把所有想得起來的紅都說遍了,而她只是笑著,搖頭,搖頭,搖頭……
  她看不見,她心裡認定的那種顏色,別人又怎能猜得透呢?
  許多年過去了,前不久又聽同事說起了這個女孩。
  同事說,本來嗎,按摩診所開得好好的,剛剛可以維持一家人的生計,她忽然就把它關了,去學調音。女孩悟性不錯,學了一段時間,居然就可以獨自上門為鋼琴調音了。
  同事說,本來當個調音師也挺好的,收入比按摩好上幾倍呢,可是她做了一陣忽然又不想做了,獨自去了北京,去一家電台客串主持人,你說她一個女孩子,眼睛又看不見,這么東奔西跑地干嗎呢。
  客串的活兒畢竟不穩定,後來女孩聽說某電台有一檔盲人主持的節目,就去毛遂自荐。不成。她忽然大悟,我干嗎非得主持盲人節目呢,我可以主持任何節目呀。
  現下她正刻苦進修,準備當一名電台的正式主持人,她還立志做出一個名欄目來。
  女孩沒錯,是我們錯了。我們以為盲人暗無天日,寸步難行,只要能夠維持生計就可以了。我們以為她折騰,其實她同樣可以追求,可以做夢,可以想入非非,可以這山望著那山高,和我們一樣。 Bridal make up|芭蕾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