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Edy | 9th May 2011 | 一般 | (10 Reads)
後來,關注劍雪多了起來,交流也密切起來。我看到有文友評價她“急躁”,我覺得這應該是出自她的另一種品質:剛直不阿。劍雪曾經做過網絡編輯,由於怕個人言論遭文友誤解影響網站聲譽,依然辭去了編輯職務,與一些不正常現像​​以普通作者的名義“戰鬥”起來。我很佩服她這一點:“巾幗不讓鬚眉”,她以鏗鏘有力的文字表達著自己的觀點,將“真善美”的寫作宗旨很好地傳播著。儘管她剛直不阿,但並不憤世嫉俗。如果你認真讀過她的文集,這一點是很容易感覺到的。說句實在話,我並不喜歡憤世嫉俗的文章,因為這樣的文章普遍缺乏生命力,等一個社會事件過去以後,這樣的文章基本上就失去了繼續閱讀的價值了。我不希望愛好文學的朋友變成“憤青”一族,這對社會和個人的寫作終究不會有太多益處。
劍雪很注意對年輕文友的幫助和指導。她寫過很多關於如何寫作的理論文章,將自己寫作的經驗與感悟無私地拿出來與大家分享。讀過她的這些文章,我自己收益很多,我覺得,寫作不僅僅是個人事情,更是社會的事情,只有作者的進步,文學才能夠前進。在這些文章裡面,少了說教,更多的是春風化雨般的滋潤。對於我來講,用“別開生面”這個詞來形容一點兒都不為過。在我離開《談詩論道》欄目後,我曾經邀請她能夠撰文支持這個欄目,她毅然拿起筆,撰寫了一篇詩歌評論,當時我很感動:文學作者的擔當在哪裡?劍雪就是我學習的好榜樣。
從相識開始,劍雪一直稱我“春田老師”或“廣田老師”,對於她這樣稱呼我,一直覺得很不自在:我曾經很多次查看過她的個人電子文集,她的文章實在是太多了,要算字數,估計應該不止四、五十萬字吧。而我,不過是剛剛起步而已,自己還是個“小學生”呢!我回了好幾次短信,並且在QQ裡面也和她交流了很多次,希望她不要再稱呼我“老師”了。可是,她就這麼一再堅持著。後來在網絡上與其他網友交流多了,才發現對文友稱呼“老師”相當普遍,我的心理壓力才有所減輕:我希望劍雪稱呼我“老師”也是出於對我這個“文友”的看重吧,但是,她謙遜的態度卻給予了很深的印象。我想,在這個網絡時代的“文學江湖”裡面,我應該好好學習她如此謙遜的寫作和交友態度。
我不是那種阿諛奉承的人,所以,我對劍雪的印象,是出自於我的內心。對於當初她的挽留,我覺得她的視界更為寬闊:文學的作用,除了淨化靈魂以外,就是讓我認識了很多像劍雪這樣的文友和老師,我的每一點進步,都是他們幫助的結果。我想對劍雪和文友們說:我不是“老師”,我只一個文學殿堂的“小學生”而已。只是,有時候也有更多夢想而已!
在轉眼間,與司馬劍雪相識已經一年有餘了。前幾天,我的一篇文章《延安紀行》投稿參加《新華副刊》的一個徵文比賽,被選用並刊登出來了。我突然間想起劍雪曾經寫過的一篇日記《致石廣田老師的一封信》,對這篇文章她這樣寫道:“想起范仲淹,又讓我想起你那篇散文《延安紀行》。作為師長,你有許多優點值得我好好學習,三個字:'夠得學。'”對於她這麼高的評價,我感到很慚愧,當時回復道:“在文學的路上,我們沒有止境,只求走好自己的路,對得住自己當初作文的初衷,就是一種成功。文字的鍛煉也是無止境的,在不斷的學習中,我們都會有更加長足的進步,只要我們堅持不懈,只要我們持之以恆!謝謝劍雪,也謝謝所有的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