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Edy | 13th May 2011 | 一般 | (5 Reads)
在心底里,我有深深的感慨。母親的紅木箱舊了破了,母親也老了。但是我們長大了,該我們往母親的紅木箱裡放母親要用的東西了。就像母親曾往那裡面放我們所需要的東西一樣:不只是物質上的,更多的應該是感情上的,比如牽掛,比如關心。
童年的記憶裡,母親的小紅木箱裡總是有一些好吃的東西,比如一粒“大白兔”奶糖,比如甘甜堅韌的母親自製的紅薯乾,或者是過年的新衣……雖然都是一些不起眼的很少很小的東西,但是在我們貧窮飢餓的童年裡,那些就足以讓我們盼望和惦記了。
那個小紅木箱是母親的嫁妝,母親叫它板箱。它的體積也不過幾十立方厘米,母親總共有四樣嫁妝:那個小紅木箱,一個帶鬥的桌子,還有兩個木櫃。我看得出母親非常喜歡那個小紅木箱,因為母親總是把自己僅有的幾樣心愛之物或者錢等比較貴重一些的東西放在裡面,並配上一把小巧的鎖,鑰匙我們從來不知道她藏在哪裡。偶而取東西的時候,她總是趁我們不在的時候取。因此,母親的那個紅木箱,在我們姐弟三人至少是在我的記憶裡,是充滿神秘的,但更多的是盼望,希望母親能從那裡面取出更多更好的東西來。
我結婚的時候,母親的紅木箱已經很舊甚至很破了,老鼠把母親的紅木箱一角咬了一個拳頭大小的洞,母親已不知什麼時候把它搬到了床頭低一些的櫃子上,把生鏽的鎖也去了。而我們,早已不再惦記母親的紅木箱了。想吃什麼想要什麼,可以隨時去買,而不是童年裡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惦記和盼望-----母親的紅木箱,我們已經忘了很久了。
但是,母親卻在我結婚的頭幾天,把我叫到屋裡,為我打開了它。一瞬間,童年的關於母親及她的紅木箱的記憶全部浮現在眼前。心底的那個關於結婚時要個紅木箱的願​​望又湧上來。母親的紅木箱裡確實也沒什麼東西,在我看來都是一些陳年的古老的東西:她父親的一個用手工縫製的煙荷包----那也許是母親的對於她自己的童年及親人的唯一的回憶;母親結婚時穿的一件紅色的上衣-----那也許是母親對於青春對於美麗對於幸福的一種懷念;剩下的,都是一些零碎的東西。僅有的一條新床單,母親藏了大半輩子沒捨得用,母親一定要給我,我沒有要。
後來我漸漸長大一些,知道那些東西都是母親平時省吃儉用省下來給我們吃的,也慢慢知道,那個紅木箱裡除了我記憶中的那些東西,其實並沒有什麼別的東西,錢更是沒有。但是我從來沒有打開看過母親的紅木箱,母親也不讓我們去看。她把她的紅木箱放在那個紅色的木櫃上面,我總是想像,每次取東西的時候,母親一定要踩個高凳子並且踮起腳尖,或者要父親幫忙把紅木箱搬下來。但這些都是我的想像,我一次也沒看到母親是怎樣把它打開的。
我很想知道母親的紅木箱裡都放了些什麼東西,我很想讓母親把紅木箱打開讓我們看看。但是我從來沒有說出來過,我只是在心裡想像,我結婚的時候,我一定要買個和母親那個紅木箱一樣的紅木箱,不過不是像母親的紅木箱那樣的棗紅色,而是大紅色,大紅大紅的。而且,等我有了孩子,我一定會把它打開讓我的孩子看,給孩子藏的東西也一定會讓孩子們看著我取給他們,而不讓他們懷疑我的紅木箱裡藏有更多更好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