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Edy | 30th May 2011 | 一般 | (7 Reads)
青澀年華就這​​樣遠去。
這一別啊!如水,如煙。
一算已過了一個本命年。天赤道又被分了十二次;那印度十二年方開一次的紫色馬蘭又該悄然花發了。痴痴的夢囈是十二年的嘆息!離散在我生命裡的十二年,倏忽而過的十二年。對於我來說,就好像還在昨天一樣。
你在他鄉還好嗎?
去吧,去尋找那個不經意弄丟的人吧;去吧,去尋找那個不小心被失落的童話吧。願有情人都能適時勇敢地表白! ——記一位筆友的真實情感經歷。
一年來不斷地回憶,過往的點點滴滴,青春的花園秘密。奈何,人已別離;奈何,時空已遙距。多少嘆息和著淚花都隨伊揚的歌聲漸漸遠去。
驀然回首,你的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透露著訊息。是我的大意,還是你的小心?轉頭,就錯過。一年又一年,一季又一季。我不忍再回憶,只怪自己沒福氣,渴望有你的訊息傳遞。終於知道,愛是不能自我逃避。
網上搜索看到你的照片,我竟煞時潸然淚下,最初的情感從心底流淌,再也抑制不了飛揚的思緒。多少次忍不住走進你的博客,那博文,竟有一種溫馨、清麗,看一遍,淚落一遍,深恐落下任何痕跡,唯將一份牽掛蔓延在心底。
回憶,在不知不覺中成了習慣的甜蜜;期待,在不斷思念中獨自黯然成殤。如果可以,偶爾相遇,我們就不會失去聯繫;如果可以,偶爾想起,距離同樣產生美好思憶。可思憶又有什麼意義?
只要你也曾愛過,相識,就已經足夠。緣淺,承諾亦無,也沒有關係。從此,默默祈禱,默默祝愿。你要幸福,我要幸福。
如果有一天真的可以相遇,會是在何地?是簡短問候,還是擦肩而過?那時,是否還會不知所措;那時,是否還會沉默不語?能否說聲十年生死兩茫茫,隨即感慨不已?還是只從容個寒暄:嗨,好久不見!然後一笑而過。
多想丟棄無盡的思憶。可思憶不比見面無語?
好久不見了。相見不如不見。不見不如懷念。
人生若只如初見。永不再見!
我以為,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遠隔千山,而是咫尺天涯;花開時節最大的痛苦,不是不知道你愛我;而是彼此相愛卻要錯開。
不論何種情況,距離總是如此神傷、如此美麗。就像遊子的鄉愁,月是故鄉明;就像戀人的千里共嬋娟,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哪怕是淡如水君子之交,都是距離產生了意境。我們的距離有多遙遠?我們有多少年沒見面?再見會相顧無言嗎?
荳蔻年華,初識時,你曾問我最大的理想是什麼?我說我想當記者,我要念廈門大學新聞系。你說你也要去,我們會相約廈大新聞系。那時我們都還孩子氣,那時我們都還未脫稚氣。
你在紙皮板上寫下鼓勵的語句:學習如田里之苗不見增卻有所增,不見長卻有所長。我至今都不忘記。猶記得二十年前初考時,你在考場外大口吃油條的情景,那少年的肆意。淹沒在歲月風塵的日曆,沒有被氧化的痕跡。
啊,二十年的記憶!
二十年,該是紅樓女兒坐傷大觀園落花滿地;二十年,該是東風輕拂柳絮漫舞的深深孤寂;二十年,該是青春遠逝相思空對滿城風絮;二十年,該是時空和命運的轉換器。
如果靜聽一曲《再過二十年,我們來相會》,你也會熱淚盈眶嗎?
佛說,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換取今生的擦肩而過。是不是我們前世的回眸還不夠?如果我先你而去,孟婆湯我不喝,奈何橋上等到你? !只在一旁,看一眼才離去。
初識一別三年​​後,我們又於千萬人中再次相聚。緊張的學習生活簡單又美麗。拼搏的過程充滿苦澀回憶。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多少次的相遇,我竟沒有看出你眼裡的秘密。家長會時,你爺爺拉著我的手說,你們要經常聯繫。你不辭辛苦送來複習資料,硬說要輔導我功課。我都深刻在心底。
那年春節,你來家時,我默默地走開了。只是你不知道,在這之前我已先找過你,太大的差距,讓我始終鼓不起勇氣。唯將這份感情塵封在心底,以為可以忘記。就這樣,別離;就這樣,像路人一樣失去聯繫。這期間,你的生命流光溢彩,如鑽石般晶瑩閃爍。我們有著越來越大的差距,我那時只覺得做什麼都沒了興趣,也終於知道痛并快樂著的複雜意義。
我的自卑、我的退縮、我的猶豫。我已是滿懷愧疚。假如當時,我不是一言不發,你或許不會判斷錯誤;假如當時,我不是默然走開,你或許不會痛苦猶豫。你可聽見我心底的啜泣?那些令你難過的過往,你應該早已忘記。
而我時常會想起,很多片段,很多當時未曾意識到的情愫。至今發現,早已盤根錯節糾纏在心間。你那時,是否也如我一樣,不知所措,不懂把握。
好幾次你的姑媽都忍不住地惋惜,雖然沒有詳細地說起,我都感到錐心痛意。去年初不經意地問起,你的消息,她才明確說出你的心意,原來你也不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