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Edy | 1st Jun 2011 | 一般 | (12 Reads)
我仍是不知,在江南,此時,會是怎樣的景緻,如我們科爾沁草原這般潔白純淨,這般浩渺無邊,這般雲天一色。你的眼眸裡,會有綠樹紅花,會有瓊樓玉宇,會有碧草茵茵。總是難以捉摸,對那些沒有見識過的世面,想破了腦袋,也難以識知其一二皮毛。而那些不知,卻深深地誘惑著我的心思,讓我一遍遍地懷想,江南,會是怎樣的景緻,你在的蘇州,又會有如何的美麗。你會遇見怎樣的世人,他們,會不會如我們草原漢子,這般豪爽耿直,這般虎背熊腰,她們,會不會如我們草原梅朵,這般柔情似水,這般能歌好舞。
看著北風吹過重重雲朵,遮蔽了天空,草原上的暮色深沉起來,我只能在雪色中看見自己的影子。恍恍惚惚模模糊糊,如一棵枯草,在北風中搖曳。突然從心底里,湧起憐惜,對自己的憐惜,是不是沒有人可以將我,從思念的苦楚裡解脫,冬月裡的露霜冰雪,會不會把我深深地埋藏,冬月裡的疾風呼嘯,會不會把我輕脆地折斷。
我仍是不知,只是把自己交給了長生天,願他護佑我,如同護佑草原上的那些青草,也願他護佑你,讓你在下一個清晨,帶著草原的霜雪與冰露,立於我的氈房外面,立於我的面前。那時,我會展露笑靨,或者驚喜欲涕,或者沉默無語。我不知,只盼在彼時,能給你我最美麗的花顏,不負了這千千結的相思,再重燃了萬萬重的深情。
當冬月的白霜降下來,我亦曾看見,掛在葉上的顆顆露珠,在每個清早,放眼望去,總會在青冷的天空下,看見旭日緩緩升起,把東方的天穹照亮,而草原上濃濃的乳白色的霧氣,也漸漸離去,露出下面枯萎低蔫的草葉,每一片葉子上,都掛著晶瑩剔透的白露,它們搖搖欲墜泫然將滴。大顆大顆的露珠,如珍珠般瑩潤,我覺得那些白露,亦如琥珀,每一顆裡面,都藏匿著我濃濃淡淡的酸楚。踏過草原的片片青草,我的鞋子與褲管上會濡濕,冰冷的露水沾染成一片洇濕,我總是想起,春時的花粉,彼時,也會香香地沾染我的衣襟。彼時,我會故意地在草原上走來走去,以圖那些花粉濃濃厚厚地,粘貼在身上,懷著濃濃的喜悅與滿足,回到氈房裡,嗅那些甜甜的香味。而今,我怕出氈房,看見自己的影子,在草原上,孤苦伶仃,怕那些冰涼的露珠,打濕了我的衣襟,涼了我的心房。我只想,躲在床上,握著你的紅豆,撫著你的銘記,一遍遍地回憶,那些美好的的往昔。
當第一場雪,降落在科爾沁草原上,我知道,冬天真的來到了。長生天把又一個輪迴,帶到了草原,我們感謝它的考驗,也乞求他的保佑與護持。六出雪花,紛紛揚揚地緩緩飄落,那些繽紛與晶瑩,似一場美麗的煙花,潔白而又純淨,在​​我的眼前,也在我的夢裡。草原上的青草,經了這場大雪,將失了青碧色,轉成淡黃與枯焦。放眼望去,白茫茫的大雪,漸漸籠罩了科爾沁大草原,似一片濃濃的霧靄。阿媽說過,雪壓青草,會讓草原更好的吸水,明年,就會冒出另一片更好的草原。我不知道,若我的心被相思的雪壓痛,明年,會不會長出一顆純潔的心。
當雪駐雲收,我看著旗裡的孩子們,在雪地裡戲鬧歡笑,那些童真的稚語,響徹了雲霄,他們鮮豔的衣裝,在草原上,如朵朵盛開的鮮花。我的眼眸裡,滿是他們的影子,如果人生,永遠停駐在童年,會有多好啊。無憂無慮無煩惱,每日只是盡情地笑鬧,沒有這些惱人的相思與期待,沒有這些夜夜的難眠與孤寂。大雪覆蓋了草原,整個青綠的草原,變成潔白,連綿不斷的潔白,讓草原望不到邊,與遠處的蒼天成為一片。空氣中,冰冷而又凜冽,不知是風,還是霜,凍紫了我的手指如芽姜。
你走之後,時光冰涼,不知在何時,科爾沁草原上落了霜,那些厚如玻璃的冷霜,在晨起時,帶著冰冷的空氣,撲入我的懷裡,也鑽進我的氈房,冰封了昨夜,孤眠時,流下的相思,於枕邊,暗淡了千重心事如血。
於冷凜的空氣中,我才知,十一月了,怪不得,每個深夜裡,總是聽聞窗外的北風,不似往昔的低吟,它嘶叫的怒吼,總會令淺淡入睡的我,驀然驚醒,於是,念著你的名字,撫著你送的紅豆,睜著眼睛待東方再一次破曉。不見你已經五十三天了,五十多個晨暮,我一天天捱過來,度日如年。草原上,那些花花草草,因了我的痛苦,低垂下頭,凋零在冬月漸起的風霜裡。
科爾沁草原啊,一如往日的闊渺,而我,也一如往日般,立於她的懷抱裡,如一棵小草,我的輕泣與深啜,總會響起在草原的深處,時斷時續。草原上的那些老阿媽,總會看著我的臉說,瘦了,莫不是病了。她們憐惜的眼神,令我轉頭的哭泣裡,多了一絲心痛與怨鬱,你不歸,我的牽掛亦不曾歸回。一份痴痴的情愫 摸索著繼續前進 笑對生活,快樂每一天 裝得滿滿的都是愛 撼動我們讀書的觀點 有時一篇日記 成長路上開滿夢想之花 有一顆不甘的心在跳動 再痛一回又有何妨 漸漸被歲月風乾的記憶的浪潮 永相共,滄海桑田 我家的小白 清風醉於筆尖 一個生活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