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Edy | 25th Feb 2014 | 一般 | (16 Reads)

 

天氣很美好,不出去走走有些對不起老天了。出門右轉是一片楊樹林,冬日的楊樹林有些孤獨,沒了綠葉的襯托幹乾巴巴“繁茂”是不挨邊了。樹林不大足夠我走動,前些日子下的雪還沒化盡,呈斑駁塊分佈。我故意踩在雪上,咯咯吱吱的聲響讓我出現了林海雪原的幻覺。

手扶著一棵並不參天的大楊樹,心很安靜。我不是詩人靈感不能如泉湧,只能用手扶著看樹皮因生長而留下的裂紋,現在村莊裡唯一大面積出現的樹種,就是這些速生楊了。其他的如柳樹榆樹刺槐都消失了,現在講究提速,這速生楊三五年就能換鈔票。市場也大利益占了先機,這不是人們的錯。我拍了拍大楊樹,像領導拍下屬一般,和顏悅色的說:不錯不錯。至於什麼不錯我也說不清楚。這一拍把我拍到了那些年裡。

那些年村裡的樹種繁多,像梧桐,香椿,臭椿,榆樹,柳樹,刺槐。等等,誰家院裡都有兩三棵樹。我們家西邊生長著一棵老槐樹,好像是老年間不知誰種下的,村莊雖然也有變動老槐樹卻沒人動。依然守護著這方土地。我們是很喜歡這棵老槐樹的,那時不懂什麼道理,只因為它能給我們帶來好東西:槐花兒。

到了五月槐花香的季節,老槐樹不遺餘力的怒放著。用村裡的話說就是“提利噹啷”(就是很多的意思)茂密的綠葉已經無力掩蓋槐花的潔白了。這時我們歡天喜地透了,我的爬樹本領在那時已經高超得很。不是我有過人之處,因為那甜滋滋的槐花讓人不得不爬上樹去,其實也有私情在裡面,當你爬上樹站在一棵大樹杈上,看著下面那幾雙崇拜的眼睛,是不是有種王者的感覺?有句話不知您聽說過沒有:上樹不愁下樹拉油。意思是上樹的時候很輕鬆,下樹的時候可得付出代價了。衣服會被拉破,手上會被紮刺,大腿內側會破皮。一切皆有可能。這就說明老天是公平的,你得到了美味的槐花就得付出些東西。付出了小小的辛勞得到了美食,他們總是很自覺地給我多留一提拉。據說這東西吃多了腫眼皮,但我沒腫過。當我想腫的時候它已經不存在了。

由於小夥計們看我折槐花有些辛苦,有聰明者提出用鐮刀就是把鐮刀綁在長竹竿上,然後往下拽。這樣能把大的樹枝拽下來,這傢伙不知是得了誰的真傳,此計一出立刻被以我為首的反對派給否決了。我很嚴肅地告訴他們,把大樹枝折了明年就長不出來了。這不是我有多懂事,這時父母告訴我的。要不說父母是孩子第一任老師呢,我很幸運遇到了兩位好老師。

我一直認為老槐樹是有靈性的。記得那一年,母親在烙煎餅街上來了賣油條的,那年月油條對於莊戶孩子來說,是奢侈品。一聲:熱油條來!把我的吃意全部勾引出來。我找母親給我買油條,那時家裡窮一分錢掰開了花,母親捨不得。我很生氣(記憶中我從未有過撒潑打滾之動作)便跑了出去,沖著老槐樹使勁,先用石頭砸用腳踢,後來不過癮就義無反顧的爬樹。然後義無反顧的掉下來,這是我唯一一次從樹上掉下來。當時真的摔暈了,現在我怎麽也記不起是從多高處掉下來的。後來聽姐姐們說起,我掉下來後只“哇”的一聲便“沒氣了”。母親和她們都嚇哭了,母親抱著我往屋裡跑,手讓門框給擦破了她卻一點都不覺得。現在想來總是愧疚,幸好,我又一次“哇”的哭了。這不也沒烙下什麼毛病,說起此事母親說是老槐樹有靈性接住我了。以前我總是這樣想,要是它真有靈性就不會讓我掉下來。但是現在我相信了,要不為何在我的記憶裡如此清晰。

後來村莊大變動,老槐樹還是被人給伐了。那時我已離家求學,我能想像得到,滿是花朵的老槐樹被發出鬼魅般叫聲的電鋸伐倒時,依舊槐花飄香。那樣潔白,那樣甜滋滋。

我不能說自己多善良,我只是常常這樣想:當有一天子孫問我們這些東西是怎樣消失的時候,我們該怎樣回答?